火炕文化
您当前位置:沈阳伯强电器产品研制中心 >> 火炕文化    
 
 
 
 
  联系人:孙经理
  电 话:18240462881
  联系人:周经理
  电 话:18240294013
  地 址:沈阳市沈河区北站路
          146号嘉兴国际2007室
想念火炕
日期:2014年10月10日  文章点击数:

    从小在辽西农村生活了14年,住了14年土坯房,睡了14年火炕。直到上世纪60年代初,随父亲来到开原县城,才住上了砖瓦房,但还是睡火炕。到了90年代初,我才搬上了单位分给的楼房,从此结束了睡火炕的历史。

  自从搬上楼房15年来,一直睡床。开始觉得非常不舒服,虽然后来慢慢习惯了,但至今还是觉得没有睡火炕舒服、解乏。特别是在取暖期前后,晚上睡觉、早晨起床感觉特别凉。所以,一到这个时期,就得在临睡前把热水袋放进被窝里,这样上床睡觉才能伸开腿。因为灌热水袋不方便,也曾铺过电褥子,但又觉得口干舌燥,不适应,折腾来折腾去,最后还得用热水袋,一直坚持到今天。

  每当到这个时候,我就想起了火炕,特别是儿时在乡村的火炕。冬天,虽然土坯房的北山墙挂着厚厚的白霜,北风吹得窗户纸“哗哗”直响,但坐在火炕上却不觉得冷。乡村的男人女人都会盘腿。家里来串门的或是上谁家串门,进屋就上炕盘腿坐着。男人们抽着用纸卷的旱烟,女人们做着针线活,道听途说、家长里短、妖魔鬼狐、南朝北国,一唠就是大半天、小半夜。当然,乡村的孩子们是坐不住火炕的,他们要去河套里滑冰车,到大街上打雪仗、藏猫猫。遇到特别冷的天气,有时上茅房两只小手冻得连裤带都系不上,只好提着裤子跑回家,把手伸给正在炕上做针线的母亲。母亲则欠欠身子,将那两只冻得通红的小手坐在屁股底下,不一会儿就给焐热了。

  乡村的火炕分炕头、炕梢,炕头靠锅台近,炕一宿都是热的;炕梢离锅台远,不到半夜炕就凉了。乡村人睡炕很少有人铺褥子,身子就贴在炕席上。大人们认为小孩子火气旺,不能睡热炕,所以,占据炕头的总是一家的男主人,挨着的是女人,女人旁边才是孩子。如果孩子多了,就从最小的开始往下排,睡在炕梢的自然是最大的孩子或是女孩子。

  “两亩地一头牛,老婆孩子热炕头。”这是东北解放初期乡村男人的幸福观。白天与牛马在田里忙碌,晚上就用热炕头去烙那疲惫的腰身、酸痛的筋骨、困倦的精神,经过这一夜的烘烤,第二天起来又是一条硬汉。

  乡村烧炕用的是柴草。我小时候,最累的活就是到田野里去搂柴草。我的老家是辽西平原,每到秋后,大人孩子都要到田野里去搂柴草。每个人手里握着一把2米左右长、顶部用一组铁丝折成弯的耙子,到庄稼地里去搂残留的苞米叶子、高粱叶子,或是到荒草甸子去搂草。近处的柴草搂净了,就得向远处出发。每年我最讨厌的活就是搂柴草。但讨厌归讨厌,年年秋后还是要去搂柴草。当时,父亲在外地工作,母亲既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,又要忙家务,70多岁的祖父领着我和两个弟弟(当时只有七八岁),每年秋后都要拾够一冬天烧炕用的柴草。

  离开故乡的火炕已经40多年了,但我仍然想念那些睡火炕的岁月。我觉得,乡村的火炕,在北方的冬天里就是投靠的归宿。火炕让你有家,让你出去了还要回来,而床则像房间里的一个布景,不能随意触摸,也不能依赖。床让你永远是客,不论什么时候,打起行装就可以走,就像出门在外住旅店一样。

  如今,我早已不再拾柴草。然而,我无论走到哪里,只要看见一丛茂密的蒿草,看见田间地头有遗留的苞米叶子、高粱叶子,只要那是可以当柴烧的,我就想去割、去搂,我就想起童年那些关于火炕的故事。我觉得,对于我,想念火炕就是想念童年,就是想念纯朴的母爱。

沈阳伯强电器产品研制中心是一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研企业,是中国国内第一家将北方火炕功能与现代科技结合为一体,研发并生产出“GBQ-原生态养生火炕”系列产品的企业。
上一篇:记忆中的火炕    下一篇:火炕与我

 
>
沈阳伯强电器产品研制中心是一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研企业,主要从事沈阳电地热,沈阳电地暖产品的销售和沈阳电地暖安装,沈阳电地热安装的服务。
地址:沈阳市沈河区北站路 146号嘉兴国际2007室  电话:18240462881/孙经理    网站地图  百度地图